美文精选网(www.gxzLjx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当前位置: > 唯美散文 > 散文精选 > 正文

忽忆朝天门

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19-09-06 19:32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   去了重庆,朝天门不能不到。
朝天门位于重庆渝中区渝中半岛的嘉陵江与长江交汇处,是两江枢纽,也是重庆最大的水路客运码头。
重庆的地形非常特殊,大开大合,忽上忽下,少有平路。据说重庆的健身房很少,买一趟菜回来就等于做了一次很好的健身运动。
 
我们首先到达的是朝天门9号码头。彼时正下小雨,但这雨丝毫没能影响我们的兴致。“呜——”,在一声汽笛长鸣中,轮船靠岸了。巨浪一下子涌来,溅得半人高。山里人第一次见大船,不由瞪大了双眼,欲将眼前的景致尽收眼底。又是照片,又是视频,一会儿相机,一会儿手机,忙得不可开交。
我们沿着9号码头向东走,开始时还很兴奋,边走边拍,一段时间之后,便感觉脚下吃力,最后,当“朝天门”三个字赫然入目时,全身瘫软,一屁股坐在了广场前的台阶上。环顾四周,满是人,意气风发的少年,书卷气十足的文青,缱绻相偎的情侣,还有拖家带口的一家人出来游玩的。
 
朝天门有着“古渝雄关”之称,公元前314年,秦将张仪灭巴国修筑巴郡城池时所建。在古代,朝天门是“迎官接圣”之处,也就是说,若有上级重要官员来重庆,或者皇帝有圣旨,诏谕到重庆,都在朝天门码头靠岸,地方官员到朝天门码头迎接,朝天门因此得名。朝天门是重庆的标志,是重庆的符号。只可惜,城门早已拆除,没有了古味。
看过一组老照片,20世纪40年代的朝天门江面樯帆林立,舟楫穿梭,码头密布,人行如蚁,门外沿两边江岸有不少街巷,虽以棚户,吊脚楼居多,可也热闹成市,商业繁盛,门内则街巷棋布,交通四达。
而今,飞机有了,高速公路也有了,坐船的人大幅减少,码头闲了。有了大桥,有了过江索道,坐汽车很方便,轮渡也逐渐被淘汰。当年的盛况没有了,但朝天门仍是重庆最热闹的商业区之一,游客居多。
 
眺望江景,我们看到了神奇的一幕:长江和嘉陵江的交汇处,出现一清一浊的两条水流。黄色泛红是长江,绿色是嘉陵江,两种颜色的水在朝天门水域汇合,泾渭分明,像极了“鸳鸯锅”,一边麻辣,一边清汤。
胡兰成在《今生今世》里有一段描述汉水与长江的交汇的文字:“汉水本来碧青,与长江会合,好像女子投奔男人,只觉心里委屈难受,还沿汉口迤逦数里,两种水色不相混。”很有意思,抛开人品不论,胡兰成的文才的确不错。这段话同样适用于嘉陵江与长江的交汇,遇见之初都是不相混的,你是你,我是我,之后才合而为一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后来知道形成这种现象有两个因素:一是长江和嘉陵江水体含沙量差别比较大,如果长江水体含沙量大,则长江水体一侧颜色较深,反之则嘉陵江一侧较深;二是长江和嘉陵江的来水量级相差不大,这时会出现明显的分界线。每年的5月至9月是汛期的涨水时期,这时到朝天门可以毫无悬念地欣赏到这个重庆最大的“鸳鸯锅”。
接下来准备去解放碑。叫了一辆出租车,出租车师傅诧异地问:“怎么不再等等呢?”他诚恳地介绍说,晚上七点才是朝天门码头最繁华的时候,届时整个码头灯火辉煌,花枝招展的游船在江面来去穿梭,热闹非凡。
 
有人从南山山顶俯瞰重庆夜景,过了午夜仍旧霓虹炫目,万家灯火与江面波光交相辉映,跟纽约曼哈顿相似。有句广告词叫“不览夜景,未到重庆”,也就是说到重庆一定要有两江游这个项目。乘坐观光游船,夜游长江和嘉陵江,从朝天门码头出发至黄花园大桥,调头至两江交汇处,再到喜来登酒店附近后返回朝天门码头。航程约20公里,游览时间约60分钟。
可我们预定的行程中并没有这个节目,临时改变,就会打乱计划。我觉得即便会留遗憾,也只有放弃,友人以为然。友人与我一同去过很多地方,意见总是出奇地一致,因为臭味相投。冯至说臭味相投说的就是气味感应,三十里以外你会有感觉,更相投的就在百里之外,由长垣能到达长春,从现代能到达晋代。
 
到解放碑时,正是华灯初上。友人去店里买奶茶,我无所事事地看着街面上熙熙攘攘的人流。听说这里是美女如云的地方,果然不假。长腿的,细腰的,热辣的,温婉的,没有谁独占鳌头,没有谁艳压群芳,各有千秋,各美其美。我贪婪地欣赏着,觉得重庆真是福地,无论如何,美总是令人愉悦的。
 
重庆是座山城,无霜期长,雨量充沛,素有“雾都”之称。重庆女子经年累月受水汽浸润,日照又少,自然形成了“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”的美人坯子。到重庆旅游几乎可以不用考虑防晒这个问题。
重庆是座山城,也是座江城。1891年开埠后,重庆水域码头成为中国内陆最早的对外通商口岸,南来北往的货物都在重庆集散,这里汇聚了四面八方的生意人,码头经济和码头文化开始形成。后来重庆又经历了陪都和三线建设时期,大量移民迁入和原住民不断融合,按现代遗传学的观点,远距离移民的杂交遗传有利于美女的产生。
准备在沧白路吃完朱氏胖子烂火锅就打道回府,竟在店门外足足排了半个小时的队。为了一口吃的,我们也真够拼的,好在火锅正宗,味道绝佳,不枉等候。记得陆文夫在小说《美食家》里写过一个叫朱自治的人,每天眼睛一睁,头脑里便跳出一个念头:“快到朱鸿兴去吃头汤面!”“头汤面”就是早晨刚刚熬好的头道汤下的面条。饮食之道,讲究的是时令与环境。人生百味,民以食为天。
“旅行的意义,不是运动,而是带动你的灵魂,去寻找到生命的春光。”梭罗在《瓦尔登湖》中写道。那么,面对世界,保有一份好奇心,发现烟火生活里的美好,算不算寻找到生命的春光?
从重庆游玩回来快一年了,今日忽忆朝天门,好比饮一杯上好的沱茶,上巿时香则香矣,可火气太重,放上一些时日,火味褪去,则润心润肺。
      
 
 
   作者简介:杨柳风,本名王爱娣
    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