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精选网(www.gxzLjx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当前位置: > 主题美文 > 亲情美文 > 正文

【散文】想念姥姥

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21-01-06 10:19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好想好想回到从前。那时我快乐无限,天真烂漫,胆大无边。
几乎我童年里,所有的美好时光都是在姥姥家度过的。那时,有姥姥无微不至的关怀,从未打骂过的宠爱。
即使我小时候长得一点也不可爱,更没有一张甜甜的小嘴招人喜爱,而且脾气又臭又硬,让我往东我偏往西的叛逆,可是姥姥她从来没有嫌弃过我,一直都对我温柔以待。记忆里她对谁都是那么的和善,和别人说话时永远都是笑眯眯的,而西北人脸上特有的那两坨高原红,给她慈眉善目的面庞上增添了不少喜气,让人看了格外的舒坦。
如此平凡,可亲的姥姥,温暖了我的整个童年。
在我出生刚满40天的时候,姥姥把我接去了她家。那个时候,计划生育非常严格。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,如果想多生几个小孩,就要东躲西藏偷偷摸摸。我是二胎,还是个女孩。我上面是个姐姐,长得浓眉大眼小嘴瓜子脸,十分的惹人喜爱。我刚生出来的时候,长得又瘦又小,皮肤黑不溜秋一双小眼睛还挤到了一块儿。家里一直都想要个男孩。为了躲避计划生育我只能被姥姥带去抚养。在我走的那天,他们找了一个明黄色的大提包,哄我睡着,把我放在里面,然后拉上拉链,就给我留了一点透气的小缝。不知道是谁,还给我脸上盖了一张白纸。就这样,我被姥姥神不知鬼不觉地提走了。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,我一路熟睡没有醒来,或许小小的我也有所感知吧,这个时候并不适合醒来。
姥姥家在山区,非常贫穷。村子四面环山,麦地旁边还有一条不知名的小河。河上有一座村民自己搭建的土木桥,看着一点也不坚固。每逢大雨过后,桥面上就会出现一个个小窟窿。每次姥姥带我过桥的时候我都高兴地欢天喜地,还恶作剧的搞怪,走着走着把脚伸进窟窿里面,吓得姥姥心惊胆战,急忙抱我起来,把我护在怀里,小心翼翼地穿过土木桥。即使我如此的顽劣,姥姥却从来都没有对我有一丝的责怪。
记忆里姥姥总是对我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,有好吃的都会给我多留一些,应该这就是姥姥对我的偏心吧。我几个月大的时候,奶粉经常不够吃。姥姥就自己给我做炒面糊糊拿来充饥,有时候实在没吃的,就喂我喝红糖水。最后姥姥心疼我,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只正奶羊羔的母羊,从此我再也不会被饿得哇哇大哭。
我快一岁的时候,大人发现我的眼睛跟正常人不太一样,怕光不敢睁眼,还经常流泪,眼球发蓝。于是,姥姥和老妈抱着我四处求医。有说是倒睫毛的,有说是角膜炎的,最后在市里的一家大医院检查出了是先天性青光眼。那时还不知道这样的病意味着什么,也没有耽搁,在医生的建议下,姥姥和妈妈同意给我做了手术。做完手术的那些天,她们日日夜夜守着我,晚上,姥姥和妈妈每人抓着我的一只手,坐在床边不敢睡觉,就怕我的小手胡乱去触摸眼睛上的伤口。听姥爷说,从那时起姥姥就因为心疼我,经常偷偷地抹眼泪,以至于后来她的眼睛一直都不舒服。哭得太多了,眼睛经常发炎,要用眼药水才能缓解不适。
我康复出院后,姥姥继续把我带回家照顾。我睡觉的时候,姥姥喜欢把我放在她的肚子上,可能她觉得这样会让我更加有安全感更加温暖,仿佛她单薄的身躯和臂弯,能为我遮挡所有风雨。
有一次,他们上山去地里干活。姥爷拉着一辆架子车,我坐在里面,姥姥扛着工具跟在后面。当我们走到半山腰一座陡坡下面的时候,烈日当空的天却突然电闪雷鸣,狂风四起。姥爷说要走到地里,还要爬上这座陡坡,如果赶在下雨之前上不去,我们只能被困在这里。那个坡很陡,几乎成了90度直角的样子。姥姥在后面推车,姥爷在前边奋力地拉,赶紧往坡上爬去。可是雨说下就下呀,而且还很大很大。一会儿,地面就变得非常湿滑。我们才爬了一点点,就被滑下了山坡,再努力地往上爬,然后又被滑下了山坡。爬呀爬,滑呀滑,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。可是,无情的大雨整整下了快一个小时,他俩都变成了落汤鸡,而我却只打湿了头发和一点点衣角,因为仅有的一把黑黑的老式的大雨伞,全部用来遮挡了我小小的身子。我想说,姥姥姥爷,谢谢你们,谢谢你们对我无私奉献的爱,不管风雨再大,只要在你们身边,我真的很安心。无论那时的生活多么艰辛不易,你们都好好的把我呵护在掌心。
那时的我是无比的幸福快乐。我最喜欢的是姥姥家大门口的那个小果园,和院子里的那四颗梨树。姥爷在两棵梨树中间给我做了一个秋千,那是我童年里最喜欢的一方小天地。有天我一时性起,去爬高高的梨树。梨树是挨着房子的,有一半树枝都在房顶之上,挂在树枝上黄灿灿的梨子在那里睡着晒太阳,我就觉得挺好玩的,想把房顶上的梨子摘下来。艰难地爬上树,顺着一根树干爬到了房顶。房顶上都是瓦片,高低不平,一个站不稳,就会掉下去。我没想到啊,对小小的我来说,房顶上居然这么危险。我蹲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,根本不知道如何爬下去。这时,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,大人们都去果园里干活了。我只能蹲在房顶上,就一个姿势保持了好久好久。最后腿脚麻木得毫无知觉,还用一手紧紧地抓着树枝,防止掉下去。实在又渴又饿,就摘个梨子抱着啃,等他们回来的时候,我快要在房顶上睡着了。姥爷架上梯子爬上房顶把我抱了下来。姥姥让姥爷把房顶上的梨子全部给我摘了下来,以后我再也不敢爬到房顶上去了。那个梨子的品种非常稀罕,名叫冬梨,只有到了冬天才会成熟,口味酸甜,水分很大,又特别脆。我觉得那是我这一生吃过最好吃的梨子。哪怕我后来回了自己家上学,每年的冬天,也都能吃到姥姥让舅舅给我送来家里的梨子。那满满的几大袋梨子,全部是姥姥对我满满的爱。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大冬天还能有这样好吃的梨子,真的是一件太过美好的事情。
有一回,姥姥带我去大姨家。她家院子里有一棵很大很大的核桃树。正是核桃成熟的季节,我的小嘴馋得不要不要的,摘了满满的一篮子核桃,坐在院子里吃了起来。可是刚成熟的核桃要去掉三层皮才能吃到里面的果,先把最外面那层绿油油的青皮褪去,再砸开中间那层最硬的壳,然后剥掉里面那层薄薄的皮,就可以吃到好吃的核桃仁了。吃过新鲜核桃的人都知道,去掉最外面的那层绿皮会给手上留下很青黑的印记,特别难看,要很长很长时间才能洗掉。姥姥却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,耐心地,认真地给我剥着核桃。我在院子里边玩边吃姥姥给我剥好的核桃仁,我吃的快,姥姥就加快手上的动作。用一把菜刀一个锤子,在那里砸呀砸,剁啊剁,不知过了多久,一篮子核桃所剩无几,我吃的那真叫一个开心呀。姥姥给我剥核桃,那认真仔细小心翼翼的模样,成了我脑海里最美的一幅画卷。
可是如今,那么善良的姥姥,那么可亲可敬的姥姥,却再也看不到了!就在我结婚的那一年,她查出了白血病,被病魔无情地带走了。我的耳边,再也听不到“静静娃,静静娃”的呼唤声。“静静娃”是姥姥对我独有的称呼,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一个娃字,就好像这样才能表达对我有多么的疼爱。
姥姥走的时候,刚60岁多一点点。记得我结婚前去医院看他,我被老妈牵着。刚走进病房的走廊就听见姥姥在喊我的名字,循着她的声音走过去(那时候我已经看不见很多年了)。我刚刚走近,姥姥就一把抓住我的手,我问她你怎么站在这里啊?她说听你妈打电话来,说你要过来,我就在这里等你。我几乎心酸得要落下泪来,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。那时还没有人告诉她,她得了什么病,即使知道了,也不懂得那是一种怎样可怕的病魔。当时我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,老妈问姥姥,你觉得静静肚子里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,她没有一丝犹豫地说,肯定是个男孩呀,因为静静娃她从小就像个男孩子呀。一瞬间,我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,回到了那温暖的同年时光。
离开的时候,我给了姥姥500块钱,让她拿着买好吃的。后来在她住院治疗期间,老妈也给她花掉了20,000块钱,那是我结婚的彩礼钱。我真的恨不得自己好有本事,好有出息,好有钱,给姥姥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。可是现实往往不能如愿,因为家里没有很好的经济条件,不得不放弃治疗。医生说如果坚持化疗,可以延续三年的寿命甚至更多。原来人的一生真的很短暂,意外和明天永远不知道哪个先来。在这个金钱至上的世界,一切的一切都脆弱得不堪一击,真的真的很无奈。
最遗憾的是我没能参加姥姥的葬礼,姥姥也没能参加我的婚礼。我结婚后的几个月,姥姥就离开了我们。听老妈说最后的那段时间,姥姥躺在床上,生活不能自理,吃饭都张不开嘴,头发全部掉光了,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,每天浑身疼痛地煎熬着。直到最后,她都没有向大家问过她得了什么病,疼得忍不住的时候,她还努力地坚持着,不想让家人更加伤心,难过。她一直一直都喜欢为别人着想,为别人默默付出。
她下葬的那一天,大雪覆盖了整个山头。听老人说,人死了,如果下雪是比较好的。在她走后的那些天里,一直都大雪不断。我想,大雪是在为她送行,是告慰她的在天之灵。大雪是那么的纯净,正如她纯净美好的心灵。
多少次,我在梦里醒来,梦里都是小时候和姥姥的点点滴滴,她陪伴我的日日夜夜。有一次我梦见她来河北看我,梦里她依然是躺在病床上被病痛折磨的样子。即使她难受得没有了正常的思维,也依然深深地把我挂念。
我至今保留着那一年寒冷的冬天,姥姥来家里看我亲手给我缝制的那件枣红碎花的棉袄,那么厚实暖和,温暖了我多少个冬天。偶尔回家过年,我都会拿出来穿一穿。那密密麻麻的一针一线,摸着摸着,让我眼睛发酸,可惜再也回不去从前。
漫长的岁月里,还要继续把世间的生离死别,重复着经历一遍又一遍。原来我也一直深深地爱着姥姥,深深地把她思念。思念一个人的滋味,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,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,流成一颗颗热泪。
 
 
 
 
 
作者简介
 
 
朱静静,汉族,甘肃平凉人,出生于1993年,从事盲人推拿按摩,爱好写作。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,即使艰难,也要勇敢向前。
    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