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精选网(www.gxzLjx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当前位置: > 随笔美文 > 散文随笔 > 正文

路边有棵倒树 |张恒

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20-03-13 11:08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 作者/张恒
 
    气温说降就降,天陡然冷起来,早晨,水龙头都冻住了。
这样的天气,虽然什么事情都不想做,但还是要去新生村一趟。吃过早饭,我跟妻子说,把我去年买的那件黑袄子翻出来,再找几件我不大穿的羊毛衫,羊毛裤和衬衣,我要到扶贫户张先权家去。妻子说,现在哪个稀罕你这旧衣服。我说,你尽量拣新一点的,他孤身一人,又身有残疾,怕是衣服不会多的。
出门冷风就扑上来,有点像开冰箱门的感觉。冰箱里的冷气只吹在脸上,外面的寒冷是满身钻,身子瞬间就有被冷藏,被冰冻的感觉。路过菜市,我想想又买了点猪肉,一并带去。想着这清冷的天,老人烧个炉子,肉里烫点白菜,热气腾腾的,就不冷了。
 
 
 
张先权家门前的小塘结了一层薄薄的冰,有几片枯叶落在冰面上,风一吹就滚起来,滚到塘边不动了,像是躲着寒冷的风。平时路过这个水塘时,多时会看到几只鸭子在里面嬉闹,不是翘着屁股,头插进水里找螺蛳,就是用扁嘴拽埂边的草茎,闲逸得很。今天看不到了,那些鸭子怕也是躲在笼子里不想出来。
塘埂上有棵倒了的榆树,是被风刮倒的还是被人推到的不清楚,但还活着。夏天来的时候,看到树干和从泥土里翘出来的根系生出许多细小的叶子,很执着,很坚挺的样子。现在叶子虽然没有了,但肯定在皮层里孕育嫩芽,待春天来临的时候,想必又是一树的绿。
门半开着,让进去一些亮光,挡住一些风,张先权正坐在小凳子看电视。那台电视有些旧了,但图像和声音还比较清晰,能看。就是这台电视,伴着他度过许多寂寥的时光。
 
 
 
见我来了,老人忙站起来,惊讶中带着高兴,说没想到这么冷我还进村。
我拿出带来的袄子和其他衣服,说天冷得很,带两件旧衣服给你,不晓得你要不要?要哟,要哟……老人捧在手里很高兴,翻翻,看看,当成新买的一样。他激动地望着我,说你帮我想点子找收入,脱贫,花费时间和精力不算,还送我衣服,这叫我怎么感谢你……要不,今天就在这吃饭吧,我去称点肉,地里有蔬菜,家里存着酒。我说,好啊,肉不要称,我带来了。说着,拎给他看。张先权又是惊讶和高兴。
其实,原本没打算在吃饭的,张先权一说,我临时决定留下。人也是热量,留下来带给屋子温暖,也是一种扶贫。
这个上午,我帮着把堂屋整理打扫了一下。感觉,一整洁就显得亮堂。炉火烧起来,肉的香味淡淡地飘着,屋子里也有了不一样的气氛,温暖起来。我忽然想,这屋里应该经常有鱼肉飘香的,应该始终都是亮堂和温暖的。一座房子的亮堂,不仅仅需要太阳光的照耀,还需要大家目光的照耀;一座房子的温暖,不仅需要党和政府的政策关怀,还需要亲情和友情的体贴和安慰。家庭的贫困,是身残没有劳动力造成的,而孤独和寂寞,却是缺少关爱的环境造成的。扶贫,除了经济援助,还应该有精神援助。国家提出精准扶贫,不仅是一种理念,还有特别含义的。
 
 
 
吃饭的时候,张先权说他不喝酒,我说我也不喝酒,但两个人都倒了酒。张先权说,他很长时间没喝酒了。我相信他的话。喝酒往往有两个极端,一是高兴喝酒,一是忧愁喝酒,但都不算常态。只有日子好了,生活不存在忧愁,每天都是喜呵呵的,喝点健康养生酒,才是生活常态。
边吃边聊,张先权和我说了很多话。说他过往的经历,说他受过的苦,说他的想法,甚至说到了他曾经有过婚姻。但都因为贫困,一切都变成了痛苦的回忆。我发现,他并不是一个只是整天齁着嗓子木讷的人,其实是有思想,有情感的人。他是没机会叙说,没环境表达。封闭和压抑,极易造成一个人精神的低迷,缺少关爱,也容易让人在孤独中失去生命的活力。老人说,今天虽然天气冷,却是他过得最温暖的一天。
开心其实并不难,吃饭穿衣不成问题,生活富有了就能天天开心。如果有机会再找个老伴,老人情感上有了依托,那就不只是开心了,那也是一种脱贫,是精神脱贫。但这话我只是在心里想着,没说出口。任何事情都要一步一步慢慢来,等这屋里不再贫困,高兴的事情自然会多起来。
我跟张先权说,找个时间我陪你去看看哮喘病,老是齁对身体不好。张先权说不麻烦了,老毛病,几十年了,就这样。我说还是看看吧,要不了多少钱的。他憨憨地笑笑,说不是为钱。又接着说,现在有钱了。于是,弯着手指头跟我算起了今年的收入:在专业合作社入股可以分红两千元,养鸡能卖一千多块钱,再加上低保金,残疾人补贴和土地流转金,超过一万了。他算着算着就笑,数字都刻画在脸上。末了,又问我一句,他可算错了?我敬他一杯酒,说没错的,到年肯定超过一万元收入。
鸡在屋檐下“咯咯咯咯”叫,像是在说“是的是的”。
在专业合作社入股以及养鸡这两件事都是上半年我帮着做下的。考虑到张先权胳膊有残疾不能做重体力活,不能外出打工,年初,我就鼓励他加入农民专业合作社。镇上有人承包了大片池塘搞特色养殖,吸纳贫困户入股,平时参与一些简单管理,年终按股份分红。原先张先权犹豫,说政府给的低保金仅仅糊糊保吃饭看病,哪有钱投?我说可以去申请扶贫贷款,政府有这项政策,下拨了专项资金,专款专用。而且不要利息,到时专业合作社分红再还。张先权觉得这办法不错,就同意了。于是,我便带着张先权跑路,完成了相关手续,使得他成了专业合作社一员。就目前经营状况来看,分红获利是不成问题的。
 
 
 
春天,我又鼓励他养鸡,这样不要出门就能增加收入。张先权担心养鸡赚不到钱,说现在养鸡场多了去,鸡很难卖的。还考虑到成本问题,小鸡苗和饲料都要钱买。我说,这些问题都不难解决。小鸡苗由专业养鸡场无偿供给,政府买单。鸡饲料可以赊,先进货后给钱。政府对养鸡规模达到50只以上的贫困户,无偿提供给产业扶持资金,每只鸡十元,50只就是五百元,还鸡饲料的钱就差不多了。至于鸡养大了销路问题,我来想办法,保证能卖掉。张先权听我这么一说,满心喜悦。当然,我说这话都是不虚的,我有个同学就在卖鸡饲料,还当着张先权的面给那位同学打电话。50只鸡到时真卖不掉,我带到单位去,恭请一家买几只就没了。过年哪家不买鸡,何况是为贫困户解决难题,大家肯定支持。
张先权脸有些红晕,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,还是因为高兴。我想,要是每天他的气色都这么滋润就好了。
我临走的时候,张先权有些不舍,忽然问了一句,你们扶贫到什么时候结束?我说,计划是到后年。没想到他叹了一口气,带着不安的声调说,要是政府不扶贫了,我这日子怎么过?我一听马上安慰他说,国家早就有安排,即使扶贫工作结束,但政府帮助困难户的政策不会结束,不会让任何人返贫,你就放心好了。
  老人举起左手送我出门。我有些酸酸的感觉,看着那截右袖筒沉沉地垂着,心里空落落的。我感到了一种重量,一种责任。
我回头望望老人,又望望塘埂边。什么时候把那棵倒树扶起来,培上土,打个支撑,这塘边定是多了一道别致的风景。
 
 
 
作 者 简 介
张恒,2010年开始文学创作,系安徽省作协会员。
    Baidu